回顾韩日半导体大战:韩国是如何摆脱日本封锁的?

2023-03-21 17:41:46 徐继 23

pcba


持续了三年的韩日芯片战争结束了,3月16日,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宣布,3月14日至16日与日本经济产业省举行了第九次韩日出口管理政策对话,两国达成了一致协议:日本解除对韩国的氟化氢、氟化聚酰亚胺、光刻胶等3种产品的出口限制措施,韩国则取消对日方3种产品出口限制的世界贸易组织(WTO)起诉。


据韩国产业部透露,两国在此次政策对话中讨论了出口管理实效性,包括出口管理体制、制度运用、事后管理等。

 

在此基础上,日本决定通过变更出口管理运营,中断对氟化氢、氟化聚酰亚胺、光刻胶等半导体相关3种产品的出口限制。关于给予出口程序简化优惠的“白色国家清单”排除措施,决定进一步协商。

 

在2019年的时候,日本发布了关于氟化氢、光刻胶等半导体原材料的禁令公告,并将韩国剔除了享有出口优惠待遇的“白名单”,矛头直指韩国半导体行业。

 

在当时,韩国所需要的原材料八成以上都从日本进口。

 

在这般危难之际,韩国企业竟是逆流而上,借机提出了原材料国产化的目标,加速摆脱依赖进口的现状,令人惊叹不已。

 

那么,日韩的半导体发展之路究竟是怎样的呢?韩国究竟是如何摆脱日本的控制的呢?

 

先行一步:日本掌控半导体市场

 

作为半导体行业的领军者之一,日本搭乘了“冷战”的快车,在半导体的研发之路上狂奔不休。

 

作为二战中的失败者,日本在战后却没有并未遭受严惩。以美国为首的一部分胜利者对日本的态度暧昧至极——是扶持日本呢?还是打压日本呢?美国白宫的官员们天天都要为这个问题争得面红耳赤。

 

而日本的问题还没解决,如何封锁新中国的问题又被摆到了台面上。尤其是朝鲜战争中中国志愿军所表现出的强大实力和坚韧意志,使得美国人大惊失色,随即选定日本作为“封锁中国的前沿阵地”。

 

也正是得益于此,日本获得了美国真金白银和援助和技术上的支持,数十亿元美金被运到了东京,近百吨厚重的纸质技术资料由美国重型轰炸机亲自护送到日本。

日本,似乎真的要翻身了。

 

凭借着朝鲜战争,日本利用美国的战争需求,大肆发展重工业,生产枪支、卡车、炮弹,以满足美国的军需要求。

 

在朝鲜战争结束之后,日本并未就此落寞。

 

在1957年,苏联发射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颗人造卫星。放眼茫茫太空,那颗卫星彷佛撒哈拉沙漠中的一粒细沙,微不可见,但就是这么个小玩意,深深地触动了美国人那颗敏感的神经。

 

在美国人的眼中,苏联发射的卫星不是什么人类技术的结晶,而是开启战争的一颗火星。

 

为了能够制衡苏联,美国早早地就将与“核武器”相关的电子产业全面地转向军用领域,这就导致电子产业在民用领域出现了市场缺口。

 

日本人也一直静待时机,谋取进入美国民用电子产品市场的时刻。

 

此时,日本人仿佛身受重伤的一条蛇一般,在岌岌可危的紧要关头,静待发动致命一击的机会。

 

1953年,日本东京通信工程株式会社率先出手,以仅仅2.5万美元的“白菜价”引进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晶体管技术。

 

所谓的“晶体管技术”,就是以半导体材料为基础,所打造出来的电器元件。靠着一个面积和指甲盖大小的晶体管,就能实现读取信息、处理信息的功能,几乎算是最初级的“智能手机”。

 

而向日本提供这项技术的公司,正是美国西屋电气。由于美国一直在全面地应对苏联的压力,因此国内的诸多民用电子公司都接不到什么订单,只能出口技术给自己续命。

 

美国西屋电气“卖技术”这样的方法,无疑是饮鸩止渴的,因为生产核心技术泄露,未来势必会被模仿和超越。

 

但是当时美国社会一片恐慌,认为苏联未来数年内就会攻打美国,因此这些公司倒是放得很开,有人买就一定卖,只要不是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就行。

 

获得相关技术的日本如获至宝,在短短两年的时间内就研发出了世界上第一个袖珍录音机,日本东京通信工程株式会社也正式更名为后来大名鼎鼎的“索尼”。

 

此后,日本政府和日本企业手牵手,一起从美国挖技术、挖人才。

 

1957年,日本政府推出《电子工业振兴法案》,对电池产业公司实行极低的征税要求,还主动贷款给新型的电子产业公司,帮助它们度过难关。

 

上世纪五十年代,日本近乎掀起了“全民发展半导体”的热潮。

 

步入六十年代后,日本已经发展出了足以抗衡世界上所有半导体企业的NEC公司——NEC从美国仙童公司引入了平面光刻生产工艺,成为全球第二家拥有制造集成电路能力的公司。

 

美国仙童半导体是何等人物呢?

 

《硅谷热》杂志曾这样评级道:

“整个硅谷,半数以上的公司仰仗仙童半导体而存活。1969年,在瑞士举行的半导体交流大会上,400位参会者中,九成以上都来自仙童。”

 

发明了“摩尔定律”的摩尔,创建了英特尔的格鲁夫,都是仙童半导体走出去的员工。

 

可见,被誉为“硅谷人才摇篮”的仙童公司是行业“巨无霸”般的存在。如此一位大佬级的企业,日本NEC已经能和它平起平坐,令人惊叹不已。相较之下,如今在半导体行业呼风唤雨的韩国,在当时竟是连半导体是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

一直到1965年,韩国的半导体行业才蹒跚起步。面对着压在头上的日本和美国,韩国用自己的计谋,走出了一条血与泪的半导体发展之路。

 

韩国的追逐之路:蹒跚起步,困难重重

 

从韩国发展半导体产业的那一日起,日本与韩国的纷争就注定源源不断。

 

最开始,韩国无意向日本宣战,韩国自居为“跨国公司的半导体生产基地”,做的都是不接触核心技术的脏活和累活。

 

但是日本半导体发展过快,扶持日本的美国感到些许危机,便命令本国半导体企业在韩国投资建立半导体生产组装工厂,半导体产业在韩国萌芽。

 

之后,仙童、摩托罗拉、东芝等半导体企业纷纷来到韩国投资建厂,韩国成为大型跨国公司的半导体组装基地。

 

此时倒也还好,日本和韩国井水不犯河水。但是尝到甜头的韩国政府心想:外围的产业利润已经如此丰厚,更何况掌握了核心技术之后呢?

 

因此在本国电子工业快速成长的背景下,韩国企业开始尝试进入半导体产业。

但是,想法很美好,现实很骨感。

 

1974 年刚刚成立的韩国第一家本土半导体企业,在短短一年后就因为经营问题被日本企业陷害,从而发生财务危机,最终被三星公司收购。

 

第一战过后,韩国半导体元气大伤,竟是一蹶不振,在此后的近十年间毫无作为。

步入八十年代之后,美国突然收紧对韩国的经济援助,一些给韩国GDP增色不少美国半导体企业开始消极怠工。

 

在这时韩国人才意识到,一味地依靠其他国家,根本无法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。

因此在接下来的三十年间,韩国人以“不可思议的勇气”,从日本和美国的口中虎口夺食,大力投资半导体技术。

 

从1982年起,以三星为代表的半导体企业决定进行64K DRAM芯片技术研发。这是一种存储器,可以记录下机器的运行数据。

 

此时,外国大型半导体企业开始拒绝向韩国转让相关技术许可。为解决核心技术缺失问题,韩国半导体企业将目光转向国外一些经营不景气的小型半导体公司,从这些公司手中获取技术许可,同时组建自己的技术研发团队,加快技术自主开发速度。

 

1983年,韩国的技术水平落后于美日4年;1987年,韩国的技术水平落后于美日一年;1988年,韩国的技术水平仅落后于美日6个月,在近乎“奇迹”的努力下,韩国迅速缩小了与美日同期半导体企业的技术差距。

 

及至上世纪末期,以三星为代表的韩国企业实现了技术的赶超,韩国半导体产业已经有能力向美国和日本半导体企业出口技术,开始尝试主宰行业。

 

2017年,三星凭借存储业务的出色表现,首次超过英特尔登上全球半导体营收排行榜的榜首。

 

但是,日本企业却是一直被压得喘不过气来。最终在2019年,日本主动出手,断供氟化氢和光刻胶,重创了韩国。

 

禁令迭出,大战开启

 

2019年,日本方面实施“半导体材料禁令”,包括氟化氢、光刻胶在内的三种原材料被禁止向韩国出口。

 

氟化氢,这在常温下是一种气体,用于半导体材料的切割。但是,当时的韩国企业不仅生产不了高纯度、无杂质的氟化氢,而且氟化氢的储存技术也要依赖日本。

 

2019年,世界上氟化氢提纯度最高的国家仅日本一家,即使是我国也要从日本进口高纯度的氟化氢。而光刻胶则是比氟化氢获取难度还要大的材料。

 

光刻胶是一种对光源十分敏感的液体,它可以实现微小图形的识别和加工,但是光刻胶的成产工艺十分复杂,掌握此技术的国家屈指可数。

 

三星集团的CEO曾表示:“如果光刻机缺少了光刻胶,那么光刻机就是一堆废铁。”

因此,光刻胶是半导体领域不可或缺的关键材料。

 

当时,全球的前五大光刻胶公司有四家日本公司,所占据的份额超过87%,可谓是“一国独大”。

 

在2019年,韩国从日本进口的氟化氢占到了全部进口量的51%,光刻胶的进口量更是达到了惊人的94%。

 

因此,日本禁令直接卡死了韩国的半导体行业。自从日本发布禁令之后,韩国日均亏损5万亿韩元,影响极大。

 

2019年年末,韩国269家中小型半导体公司联合发声,称“一旦日本长期对韩国实行制裁,那么六成以上的企业撑不过半年的时间”。

 

正所谓“打蛇七寸”,韩国万亿级别的企业被深深的钳制住了,诸多中小企业没有应对之法。

 

但是,韩国企业真的就会坐以待毙吗?

 

迎战日本,积极自救

 

截止到2021年夏天,韩国三星集团已经投资了数十家半导体设备和材料厂商。而这些接受了三星集团投资的厂商,全是清一色的韩国本土企业。

 

“既然不能仰仗外人,那就全凭自己。”

 

三星集团CEO的一声号令之下,三星在的投资策略已经发生了查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这一方面是因为三星集团对日本禁令的反思;另一方面也是三星集团提升自身核心竞争力的关键所在。

 

从禁令发起之初到2021年11月,韩国三星集团已经投资了3800多亿韩元,约合二十亿元人民币,从化学材料供应商,到陶瓷材料供应商,再到前驱体材料供应商,三星集团正在全面打破日本企业的垄断。

 

以化学材料供应商Soulbrain为例,它已经完全能够自主生产高纯度氟化氢,使得韩国企业不再依赖日本企业。

 

在2020年年末的时候,Soulbrain可以凭借自己一家企业,供应全韩国2/3的氟化氢的需求量。

 

在日本的打压之下,韩国企业迸发出了惊人的冒险精神。

 

韩国三星CEO在接受采访时就表示,希望三星集团能够成为像荷兰阿斯麦ASML那样的行业巨头。

 

他表示:

“日本方面的禁令给我们很大的困扰,但是每一次的挑战,都是技术革新的开始。尽管投资的成本会成倍的增加,但是在风险面前,三星集团勇于去做东京电子不愿意触碰的新设备。

 

因此我们会看到这样的奇观,在遭受日本原材料禁运两年之后,韩国三星集团宣布挑战台积电的地位,不仅要弥补自己生产链上缺失的环节,还要打造一套属于自己的生态。

 

同时,韩国政府也全力支持韩国半导体企业勇攀高峰的精神。

 

在原材料被日本禁用之后,韩国工业部和能源部宣布大幅提高财政预算,以每年9%的增速应用于工业发展。

 

韩国总统文在寅更是微服私访,仅带三两个随从,参观位于韩国平泽市的三星半导体制造中心。

 

文在寅向三星集团承诺,将在未来十年内投资约510万亿韩元,政府将全方位支持半导体实力的增强。

 

这样一来,日本的禁令非但没有压垮韩国企业,反而加速其本土供应链的成型与发展,倒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 

结语

 

无论是2019年面对日本原材料禁令之后的奋起直追,还是上世纪末期的逆流而上,韩国企业的冒险精神确实令人称道。

 

1996年,世界半导体市场进入“寒冬期”,半导体价格骤降,韩国半导体产业受到巨大打击,企业亏损严重。

 

但是,韩国半导体产业没有因此凋零,以三星为代表的半导体企业颇具冒险精神,在这一阶段开展逆周期投资,进一步压低市场价格,挤出竞争对手并抢占市场份额。

 

同时,韩国企业加快产业结构调整的步伐,剥离不良业务,推动产业结构升级。

市场回暖后,韩国半导体产业国际地位进一步提升,并于1998年超越日本成为DRAM生产第一大国。

 

如今,三星集团借助日本禁令,倒是完全推动了供应链国产化的目标,却也是因祸得福。


微信公众号